冰瑶萍瑶

b站贴吧微博同名

原@冰瑶萍瑶,换号了,之前那个登不了了。

混圈:漫威/凹凸/mlp/tf

嗑:杂食党/全员厨

没了比心ヽ(〃∀〃)ノ♡

【原创】《亲爱的》 chaptr.0+1 [剧情/生活/微猎奇]


我终于重新开坑了,之前写过很多文,但之后改学画画就都弃坑了,今天又重新开始码字了!!(每个画师都有一颗想写文的心,每个文手都有一颗想画画的心)
原创/生活日常/猎奇
2018.8.3

【chaptr.0】
   我看见他,趴在我的床底下,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像一位母亲看着她怀中的孩子。

【chaptr.1】
  止痛药和绷带好像用完了,嘴角要是撇下来或者是抽上去都会疼得要死,更不要说张开嘴巴说话或者是吃饭了。

  房间里的镜子上还有父亲前几天发火时留下的痕迹——像蜘蛛网一样,从中间向四周蔓延开来。我走过去,想检查一下自己的伤口。“嘶……”我看上去真的是可怕极了,左脸颊上边全是被胡乱擦上去的血,湿嗒嗒的,嘴角刚刚被水果刀割开了一条口子,看上去有三四厘米那么长。我可不能这样出去买止痛药和绷带。我把外套脱下来,丢到了洗衣机里面,因为衣袖上面全部都是血,然后跑到卫生间,在洗手池那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洗自己的脸。

  你一定很好奇发生了什么,要知道,如果只是嘴角的小伤口,是出不了多少血的。整件事很平常,司空见惯,也许你已经听腻了,猜到了吗?我的父亲,他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他是个工作狂,每天就想着赚钱、赚钱、赚钱……对,他可以给家中增添一辆小轿车,也可以买豪华的家具,甚至能买下一栋不错的别墅,但他根本没有时间顾得上家里的事,哦,对了,他特别喜欢酒。呵。糟糕透了。瞧吧,前几天他接了一单活,但是没做好,想都不用想,昨晚上他肯定是在酒吧呆了一夜,要不然今天他怎么一进家门,家中就会满是讨厌的酒气呢?

  母亲也曾和我说过,他沾不了酒。就算只是一杯下肚,他也会神志不清,和精神病院里的人没什么两样。这不,今早他回到家,看到我下了楼,就冲我嘴角那来了一刀。

  痛死了……

  不过看那架势,他应该不是只是想单单割一下我的嘴,母亲拦住了他,他像个疯子,拿着把水果刀冲我直直地比划了几下。我被吓到了,当时,我还站在台阶上。就冲他这一下,我一个踉跄,跌坐在楼梯角。我怕的要死。他冲我母亲捅了几刀,然后丢下刀子跑了,上面全部都是血。我想,他现在应该坐在公安局那喝茶。至于我的母亲,她可能在医院。

  好吧,不应该这么说。我母亲确确实实就在医院那躺着,电话是我打的。但是我并没有跟着他们去医院。我清理干净了地板上所有的血,整理好了房间,那些血淌在木质的地板上,像一幅抽象画。所以说到这,我想你应该明白了——我衣服上的血不是我的,是母亲的。

  我现在要出去,买点绷带或者是创口贴什么的。待我下楼时,发现我的妹妹阿莉戴亚已经回来了。阿莉戴亚她在假期间报了一个培训班,我想她应该还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

  “哦,天哪,刚刚发生了什么?你的嘴巴是怎么回事啊?”阿莉戴亚看到我下来之后是满脸的惊讶。果然,她对刚刚的事一无所知,“安迪,安迪?你要去哪里?现在已经很晚了。”

  “哦,天哪,阿莉戴亚,我想你已经看到我的嘴巴啦,我现在只想出去买点绷带或者创可贴什么的,还有,希望你下次不要再叫我的名字啦,我是你哥哥!”

  我想,她应该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是自顾自地冲我这个方向大声嚷嚷:“哦天哪,家里边灯很暖和,但是外面冷,虽然现在是夏天,嗯,对的,刚刚下雨了,我想你肯定知道的吧!赶紧把你的外套穿上吧!”说着,她还脱掉了她那件茶色的外套。

  这时我在穿鞋。我并没有理她。

  “哦天哪,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快把你那该死的无袖衫换掉!你把你的衣服丢哪里去了?”她叉着腰,撅着嘴,眉头皱成一团,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姐姐,而不是妹妹。当然,我知道她是为我好。但是我还是没理她。她表示无奈,扶了扶额,摇晃着脑袋转身向卫生间走去,这时我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刚刚清理地板的拖把我还没洗,它就躺在卫生间里……

  “啊————!安迪!这些是怎么…………”

  阿莉戴亚的声音可以说是非常大声、刺耳了,嗯,让我想想,它一定不小于70分贝吧。当然,后面我还没有听清,我只知道她叫了我的名字,因为当我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开门冲出去了。

  她说的没错,刚刚下过雨,外面还真有点冷。人行道上还有一滩水,路边的树真是绿得非常难看,哦是的,非常、非常难看,我想我已经习惯了他们当初全部都沾满了灰尘的样子,看起来还有点像黄色,我曾经以为那都是枯死了的叶子。风很大,刮在脸上有些疼,我怀疑那些风都从我嘴角的伤口溜进了我的身体,现在我冷的要死。说到我的伤口,就是因为刚刚跟阿莉戴亚大喊大叫,我想它现在可能又长了几厘米。唉,唉!痛死啦!它好像还在不断的往外渗着血,现在我的嘴巴里面全部都是那种甜腥腥的味道。

  “嗨,安迪!下午好!你要去哪?”住在附近的莱恩冲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只是摆了摆手,我现在可不想说话,那伤实在是太疼了。莱恩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他很能干。他和阿莉戴亚一样,有一头金色的卷发,是自然卷,我认为那样真的很好看。当然,我没有卷发。我和妈妈也比较像,我是黑发,它一点也不卷,而且还有很多的碎发,我并不讨厌我的头发,我把它留得比一般的男孩子的头发要长一些,盖过我的脖子,妈妈说,黑头发留长就好看。
 
  莱恩也许并没有多好看,他有一脸的雀斑。对了,我前面是怎么说他的?哦,是的,他很能干。他可以帮他的父亲搬一打的厚木板,所以,莱恩的皮肤比较黑。不过,我觉得那样子才更像一个男生。不像我,我觉得我实在是太白了,像个女孩子似的。不信?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我的亲戚,他们要是谈论起我,回答一定都是一个样的——“哦,安迪啊!那小家伙皮肤真是白得有点可怕!啧啧,真可惜,他不是个女孩子,若他是个女孩子,让他长大以后一定是非常好看的!”

  当然啦,他们要是这样说我,那肯定也会夸一下我的妹妹阿莉戴亚。知道吗?我怀疑她……不是怀疑,我认为阿莉戴亚可能喜欢上莱恩了。他们俩最近走的真是有点近了。比方说,母亲总是会做点苹果派,到时候阿莉戴亚一定会抢先说,要把苹果派拿到莱恩家里面去。要知道,莱恩家和我家可是非常近的,我趴在窗台上都可以看见他们俩。上帝,你猜得到吗?他们俩进得就快要亲上了!鼻子尖儿靠着鼻子尖儿。如果莱恩是个女孩子,那我还可以理解,但是、但是……唉,我还是别说了吧。我觉得那实在是太恶心了。也许他们是故意的,也许是不小心的,又或许我的眼睛可能出了点问题。

  算了,还是别讨论这个了吧。

  已经到这该死的、小小的药店了,哎,这里的服务真是差极了。但是我可不好在他们面前当面说,要知道,全镇也就这么一家药店,我要是得罪了他们,也许之后我就不知道要去哪买就该死的绷带很创可贴了。药店的伙计拿药的时候还是对我“冷嘲热讽”,说,这不是克里斯家的那个小姑娘吗?我瞪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从兜里拿出些皱巴巴的零钱。他看了我一眼嘴角上的伤,说:“你爸昨晚又喝酒了,对吗?”我沉默,就当是默认了。他转身去给我拿绷带和创可贴,一边走还一边说:“天底下哪有这样做父亲的,真是太狠了!让我想想,这次他又是因为什么打你。”

  “他嫌我的裤子穿的实在是太短了,看到我就冲我吼:‘你是小姑娘吗?干嘛要穿成这样?你知不知道有多恶心?’当然肯定也不止这一个原因,他也许就是单纯的想打我而已。”我把钱丢在柜台上,有气无力的说,还低头看了一眼——我还是穿的那条裤子。药店的伙计在清点钱数,听到我说的话以后,他明显有些不满:“天,就是单纯的想打你而已,这么大热天的,谁不会想穿些短的裤子?谁还有这个心情去穿长裤?”

  我摇了摇头,走了。

  后来仔细想想,我也许应该在那里多呆一会儿。

因为我一进家门,就看到了我的父亲——坐在沙发上。手上、衣服上,全是血。至于阿莉戴亚,我也不知道她躲到哪里去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