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瑶萍瑶

b站贴吧微博同名

原@冰瑶萍瑶,换号了,之前那个登不了了。

混圈:漫威/凹凸/mlp/tf

嗑:杂食党/全员厨

没了比心ヽ(〃∀〃)ノ♡

【原创】【1】Dream of blue harbour[剧情/生活]

Dream of blue harbour
  蓝色港湾的梦
  
    艾特尔现在要交给瑞丽-怀特夫人掌管了。首相不久前不知为何而暴毙,更奇怪的是——瑞丽-怀特夫人竟然担当了这个职位。
  
  怀特夫人留着一头黑色的卷发,她出门时总是喜欢戴上阔边帽。她步调稳健,体态娉婷,看上去像20多岁的年轻姑娘。事实上她就快要40岁了,甚至还有了两个孩子。
  在她的爱人没遇到海难之前,她的家庭是如此的幸福——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一个动力满满男孩,在她的怀里,她倒在爱人臂弯中。
  
  一名女性,这是大部分人们都不肯接受的,虽然说其他的国家也有很多的女首相,比如说友好的邻国斯利亚的缇娅公主和L公主。人们议论纷纷,说是瑞丽-怀特找了关系——因为她是一名上流社会的贵小姐,而且在上一次的国家交流宴会上,她随另一位先生去了,据说她碰到了与她年纪相仿的缇娅公主,两人非常的聊得来。
  当然,这也可能是民众投票的关系,并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个人给她投了票,但总而言之,她的票确实是挺高的。
  一开始,民众们暴燥不安,但是现在看来好多了。
  
  1860年8月中旬,艾特尔港湾。
  
  海风习习,金色的细沙滩上,散落着无数的小贝壳。波浪撞击着海岸,浪花飞溅。
  
  从一辆有两匹枣红色骏马驾辕的蓝色四轮轿式的小马车里上下来一位贵小姐。哦不,不,不应该叫贵小姐了,应该叫公主。马车上下来的是克劳莉亚-怀特——瑞丽-怀特夫人钟爱的女儿。她不久前刚过了自己12岁的生日,当她听说自己的母亲在艾特尔得到了一席之地之后,就立刻从海岸的另一端回来了。
  克劳莉亚像他妈妈一样,也有着卷卷的黑发。虽然年仅12,看着却那样的成熟。在这样的人周围,总是散发出一种享乐的芬芳,犹如那些东方的香水瓶一样,不管盖得多严里面的香水的芬芳仍然要泄露出来。
  总之,不管是不是出于气质,在这样的一个女子眼中,不时的闪耀出欲望的光芒。
  
  她的哥哥杰伊怀特站在门前等她。
  
  杰伊的脸上嵌着两只黑眼睛,黛眉弯弯,活像画就一般,这双眼睛罩上了浓密的睫毛,当睫毛低垂的时候,仿佛在他苍白的脸颊上投下了阴影;鼻子细巧,充满灵气;嘴巴匀称,嘴唇优雅地微启时,便露出一口乳白色的皓齿。
  他瘦削得像一个病人。
  
  杰伊接过克劳莉亚从马车中伸出的手,低下头吻了一下,黑色的碎发从耳后滑落下来,跟着风轻轻摇晃。
  “……杰伊!”克劳莉亚从马车里探出头。
  “哦亲爱的,你回来得有些晚了,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打扮呢。”杰伊说。
  “还有——”杰伊继续说,“欢迎回家。”
  
  房子周围的绿色草坪上很规则的点缀着一些白色的塑钢圆桌,让人感觉清爽悦目,使人惊讶主人的富足和显摆。
  瑞丽-怀特在宽敞而古典的前门玄关等待他们。她的一头黑发披散在,朴素的洋装肩上,裙摆适度的停留在膝盖上两英寸处。
  走进去,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玻璃的纯黑香木桌,进口的名牌垫靠椅,精美的细雕书橱,整个房间……
  他们的右手边,往下通到一扇关闭起来以绳索隔开的高大双扇门,还有个旧式的壁炉,正熊熊燃烧着桦木的圆木。三位修女坐在十分逼近火炉的沙发上,她们的行李堆在两边,一面笑谈着一面等待参加宴会的其他人到来。正当克劳莉亚注视着她们的时候,她们突然爆发出一串和谐而清脆,宛如少女般的笑声。克劳莉亚觉得自己的唇边也泛起浅浅的微笑;她们之中应该没有一位年纪低于60岁。
  
  与房屋正面同等长度的宽敞门廊之外,有个修剪的十分美观的草坪,其右侧有练习高尔夫推杆的果岭,草坪向下倾斜,最后通到一座狭长方形的游泳池。泳池一端的小三脚架上,立着关闭的标示牌。
  泳池带过去,有条碎石子的小路,弯弯曲曲的穿过小松林,云杉和白杨树枝间,这里也有一个小标示牌:短柄槌球,底下有个箭头。
  通往短柄槌球场的小径再过去,有些树篱,修剪成各种不同的动物形状。眼尖的克劳莉亚辨认出兔子、狗、马、牛,和一组三头较大的动物,看起来像是玩耍中的狮子。
  “我们至少一个礼拜修剪这些绿雕一次。”瑞丽像往常一样捂住嘴,偷偷地窃笑。
  “嘿,妈妈,没有人不允许你笑。”杰伊一边看着她一边说。
  “我知道。”
  
  “时间已经不多啦,我现在要去我的房间里面去找一套合适的晚礼服。”克劳莉亚说着,并往回走。
  
  “亲爱的,你是找不到你的房间的。”
  杰伊站在原地,和他的母亲哈哈大笑。
  
  
  

评论

热度(1)